洛桑嘉參格西


開明陽光照射無明淵   一切無余解除善慧藏  
開啟無知衆生能仁稱   禮敬能調未調有情者
真實無虛明心之天池   虛假執著動搖遮蔽雲 
三相正理烈風吹盡跡   照耀智慧光芒文殊勝
善行本枝源於善知識   圓滿正教善慧之寶藏  
透由善妙方便及智力   撐立無倒猶如勝利幢
持律上首格西之功德   在此略述筆者我喜悅

    洛巴康村拉然巴格西洛桑嘉參1961年出生於山崗九子村洲吉家,父為才巴拉宋,母為索南揚琢。當時在西藏康區各處都遭到大規模動蕩的變局,格西也曾飽受無數的痛苦與折磨,在當時他並沒有獲得接受教育的機會,但因為他有遺傳到祖輩良善的天性,幼小就對佛法與生俱有堅定不移的信心,等到中共的政策稍微鬆綁之際,雖然桑珠林是他們自己的寺院,然而當時在該寺卻沒有佛法方面活動,他就跑去離該寺不遠的(日日寺)剃度為僧,當時他剛滿15歲,在該寺拜善知識堪布貢巴才旺為上師接受出家戒,並且依照先賢大師們的修行內容,開始學習及背誦密集金剛和大威德本尊為主的所有儀軌,同時也圓滿學成該寺的所有修行儀軌,在該寺衆多僧侶中取得了傑出的成果,但他並沒有因此而感到滿足,由於往昔的殊勝習氣使他想要修學五部大論的欲求,反而自內心深處不斷地湧上,便決定前進的步伐邁進流亡的生涯,走過千山萬水,歷經了千辛萬苦,跨越西藏和尼泊爾邊界,1985年終於抵達印度聖地,實現他夢寐以求的夢想,獲得了拜見達賴喇嘛尊者的良機,內心中生起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歡喜及敬仰。

    從此便進入色拉寺下屬色拉傑寺院,洛桑嘉措格西拜見上師,直屬於洛巴康村管轄,與此同時,從寂天論師拉丈管家格西強巴多傑坐前,開始精進努力地學習攝類學理路,尤其是從精通擅長五明學,通達一切密續的智者,名符其實的善知識,所有格魯耳傳教授的大寶藏,至尊(卻殿仁波切無畏自在)之座前,從攝類學白紅顏色理論至現觀莊嚴論、中觀論、俱舍論、律論等五部大論的科目都曾如理地學習,在老論班小理路的辯論考試時,全班中他又取得傑出的成績,故在色拉傑所有僧衆當中,曾有榮獲舉行小理路起坐對辯的難得機緣,並以現觀莊嚴論中的三皈依為主題而立宗,使衆多智者因此而感到歡喜。不僅如此,就連五部大論的根本文,尤其與彌勒菩薩無別之法幢至尊所著的色拉傑文獻為主,所有印度及西藏大智者等的著作——大論典的註釋都努力不斷地學習。當三大寺共同舉行冬季大型辯論,以及康村和寺院等立宗之際,他對論典的理解力和理路的辯論力,以及對難懂之處的解釋能力,從上至善知識到下至攝類學的初學者都被他所深深地吸引。他外表舉止善良溫和,內在智慧對佛理無所不通,故許多康村具有求知欲的更多求學者反復前來請他授課,他也未曾推遲過利益他人的誠意而竭盡全力地教授大論典的課程,另外,在冬季大型辯論法會和格魯大考時,他又是一個學有專精的榮譽顧問,可稱得上是本寺的榮譽智者,以上敘述全部屬實並無誇張修飾之虞。在過去寺院的所有考試和格魯大考到最後一年阿闍梨班,他都名列前茅,當拉然巴第二年的大考中他曾繳交論文而又取得名列前茅的成績,他有與生俱來的天賦和努力不懈的勇氣,在講、辯、著三者領域中是無人能比的智者,此在他的考試成績和論文報告當中很清楚地呈現出來,筆者在此不必多做贅述。他圓滿結束顯教的學習於2004年立宗榮獲了拉然巴格西學位,而後到上密院圓滿學習共與不共實修,當年在達賴喇嘛尊者為首的45位拉然巴格西當中,舉行密宗的辯論榮獲第一名的成績,同時,在該寺為期一年的時間從堪仁波切阿旺覺燈坐前,如理地聽聞密集本續之再釋——四家合註等上密院所有的講授。自從流亡至印度,他前後獲得聽聞達賴喇嘛尊者絕大多數開示的難得機緣,另從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至尊卻殿仁波切、下密院退位堪布噢堅仁波切、色拉傑退位堪布甘珠爾仁波切、甘丹東學院退位堪布拉蒂仁波切、洛色林堪布朵殿仁波切、至尊邦囊仁波切、丹瑪洛卻仁波切等諸多大師的座前,曾聽聞許多顯密教理。因此,筆者相信他將來對佛法,尤其對宗喀巴大師的教法上能夠留下更多的貢獻,為此,筆者獻上深深的期望與祝福,以上敘述是筆者從格西洛桑嘉措大海般的功德中衹抽取一滴水的特質而描述。

浩瀚智慧等同文殊師     賢善舉止符合毗奈耶     維持教法追隨佛陀者   願您名望莊嚴三界處
 
 (索縣阿嘉亞扎西傑波位於傳授初轉法輪——鹿野院附近瓦拉納西西藏大學寂護圖書館筆)